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阎振俗:历尽艰辛话丑行??回忆我的秦腔艺术生涯_人

发布日期:2020-09-14 05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位于终南山下的陕西长安县王庄乡曹村,旧社会人们把这个地方称为麻河滩,祖祖辈辈的庄稼人,就在这块土地上生息。麻河滩,滩大石头多,是个多灾多难的穷苦地方。麻河水从秦岭深处流出,若遇山洪爆发,往往会把庄稼和村庄淹没。所以,我给它编了几句顺口溜是:“麻河滩里没城墙,支的草棚缺瓦房。家家吃的河中水,个个出来壮脖颈。”我于1919年1月14日出生在这个贫不可言的苦难之乡。

我们曹村是个大村子,常来外地戏班演出,遇到逢年过会,戏班演出更多。同时,我们曹村当时为“曹半甲”,就是有一半人在外当差,有一半人在家种庄稼。在当差的人中,还有唱戏的。小时候,我就爱看戏,但小孩子只是看热闹,后来,慢慢懂得了门道。有一次,我给父亲说:“你看你,供不起我上学,做庄稼地又少,我只有去学戏,也会有碗饭吃。若是成为把式,还可挣钱给家买些粮食。”可谁知,我父亲听了后说:“娃呀!哪怕咱去讨饭吃,都不去学戏!”父亲这话,在当时是有道理的。因为唱戏的人,在旧社会没有地位,被人下眼观看,低人一等。若是学成个把式,有了钱,就容易染上抽大烟、耍钱的坏毛病。所以,我父亲的态度很坚决。但是,我的决心很大,也很坚决。我怕父亲阻拦,就向他表示说:“我要是成为把式,如果染上抽烟耍钱的毛病,就不进这个村子,你也全当没我这个儿子。”父亲看我的态度那样坚决,就算允许了。

为糊口 背井离乡入艺门

我的父亲阎大吉和母亲吴门阎氏,都是受苦农民。我们家当时是个大家庭,10多口人。我弟兄5个,还有一个姐姐。由于家境贫困,在我八九岁时,祖母和我二哥就被饥饿夺去了生命。虽说家中还有7亩地,但全是滩地,很难长出庄稼。全家人长年累月过着衣不遮体、食不充饥的日子。